当前位置: 肖战 > 体育新闻 > 跳水小花陈芋汐世锦赛出道即巅峰 你的13岁在干啥?

跳水小花陈芋汐世锦赛出道即巅峰 你的13岁在干啥?

2019年07月18日 02:55 来源:中国新闻网 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8日电 题:跳水小花陈芋汐世锦赛出道即巅峰 你的13岁在干啥?

  作者 王禹

  当你13岁时,正在做什么?

  北京时间17日晚的世锦赛女子10米跳台决赛,中国跳水队的小将陈芋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她用一枚沉甸甸的金牌,发出了属于“05后”的最强音。

  这是中国军团在光州世锦赛夺得的第10枚金牌,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的上海囡囡,也成为在本届比赛中第五位荣升为“世界冠军”的中国运动员。

  然而此时,距离陈芋汐的14岁生日还有整整两个月。

  事实上,当她的名字出现在跳水梦之队的参赛名单时,已经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。因为在女子10米跳台这个王牌项目上,中国队向来不缺乏正值当打之年的名将。

2016里约奥运会,任茜(中)获得女子10米跳台金牌,司雅杰(左)摘银。中新网记者 富田 摄
2016里约奥运会,任茜(中)获得女子10米跳台金牌,司雅杰(左)摘银。中新网记者 富田 摄

  三年前的里约奥运会,任茜横空出世夺取该项目的金牌,成为中国体育历史上首位“00后”奥运冠军。曾在巴塞罗那世锦赛登顶女子10米台的司雅杰,实力同样不容小觑。

  在天津全运会横空出世的张家齐,在此后两年横扫各大赛场,隐有取而代之成为中国女子跳台一姐的趋势。不过最终脱颖而出的却是,陈芋汐和与她年龄相差不到3个月的卢为。

  据悉,在封闭测试中陈芋汐5次跳出410分以上的高分,凭借更为稳定的发挥和更大的进步空间,让她在半年时间内便完成了“省队-国家队-参加世锦赛”的三级跳。

陈芋汐在比赛中。
陈芋汐在比赛中。

  经过多轮考核方才战胜前辈获得宝贵的参赛资格,足以证明女子10米跳台竞争的残酷,和陈芋汐的与众不同。本次世锦赛事关东京奥运会的资格选拔,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自然也对其寄予厚望。

  “女子跳台本身更新换代快”她说,“尤其是参加单人赛的两个小姑娘,都是这半年才涌现出来的运动员。对她们而言,这次世锦赛是一次经验积累的好机会,相信她们会有很好的收获。”

  13岁,对于很多人来说正是刚刚步入青涩年华,首次站上世锦赛舞台的陈芋汐却不仅肩负起延续中国跳水队7夺女子10米台冠军荣耀的重任,还要带其走出低谷。

布达佩斯世锦赛女子10米台,任茜摘得铜牌。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布达佩斯世锦赛女子10米台,任茜摘得铜牌。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两年前的布达佩斯世锦赛,任茜和司雅杰组成的“双保险”失灵,无缘女子10米台冠军,目送张俊虹为马来西亚摘取首枚世锦赛金牌。至此,中国跳水队已经连续两届世锦赛无缘最高领奖台。

  显然,这份责任连同首次征战世锦赛的压力,让陈芋汐一时间有些难以适从。预赛中,她仅跳出339.8的分数排名第四。熟悉陈芋汐的人都知道,这并非她的真实实力。

  果不其然,进入半决赛后陈芋汐逐渐开始发力。407.95分是她本赛季第二次在国际赛场跳出超过400大关的成绩,也让她成功以第一名的身份晋级决赛。

陈芋汐在比赛中。
陈芋汐在比赛中。

  陈芋汐的教练曾评价自己的爱徒是在用头脑在跳水,17日晚进行的女子10米台决赛,更是让外界看到了这位有些瘦弱的姑娘身上那份弥足珍贵的胆识。

  五次起跳、翻腾、入水,陈芋汐完成得都毫无瑕疵。甚至在第4跳结束后,她就已经领先第二名的队友卢为超过53分。当世界冠军的头衔近在咫尺,小姑娘心中想的依然是动作要领。

  最终,陈芋汐的分数定格在了439分,她用刷新个人最好成绩的分数帮助跳水梦之队时隔6年重夺女子10米台的金牌。与卢为共同包揽冠亚的表现,也为队伍拿到了东京奥运会的满额参赛席位。

陈芋汐在庆祝。
陈芋汐在庆祝。

  赛后,周继红也直言这位年轻小将的表现超出预期,“大赛不仅是比技术,更是比运动员的综合素质,这次对陈芋汐是很大的考验,今天跳出这么高水准,还是很出乎意料的。”

  从预赛、半决赛再到决赛刷新个人最好成绩,陈芋汐的成长肉眼可见。从进入国家队才把自选动作练齐,到首次参加世锦赛便收获单项冠军,用“出道即巅峰”来形容她也并不过分。

  不过走下领奖台,对于陈芋汐而言恰是征程的开始。

  众所周知,女子跳台向来是跳水赛场不确定因素最大的比赛项目,身体发育对运动员水平影响尤为明显,因此能在世界大赛上实现蝉联的运动员并不多,任茜如今正是深受其“苦”。

陈芋汐在比赛中。
陈芋汐在比赛中。

  距离东京奥运会仅剩一年,前景依然扑朔迷离。周继红说:“我们要全力以赴,所有运动员都不能放弃,要去全力准备。”队伍的态度既已明确,陈芋汐想要争取通往东京的门票更需加倍努力。

  这注定是一条稍有差池就前功尽弃的艰难道路,小姑娘的心中也早已设下目标:“努力做好过程,结果并不重要。”(完)